学术讲座

  

         202111月21日晚上19:30,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历史研究所信美利老师应大夏历史系列讲座的邀请,于线上举办了题为“1929年《拉特兰条约》与意大利民族国家建构问题”的学术讲座。本次活动由华东师范大学历史学系张锐老师主持,吸引了来自校内外的师生两百余人。

        张锐老师首先向大家介绍了信美利老师的个人经历与学术志业,随后“意大利”这一概念进行了简要地辨析,阐述了教宗国的历史形成与发展脉络,介绍了意大利的统一进程,以及该国统一后特殊的政教关系。最后,张老师大家推荐了与意大利史研究相关的学术著作,邀请大家在“中意文化和旅游年”来临之际,多加了解意大利这个美丽的西方文明古国


 

        讲座伊始,信美利老师首先向大家提出了一个思考题:“什么是意大利”?是从地理概念、还是从历史文化等方面的概念来进行界定呢?在我们的印象中,意大利往往与奢侈品、足球、文艺复兴等相联系,而在对意大利的考古学研究中,还能发掘出不为人知的“呆萌”一面——比如二战时期制造出呆萌造型的飞机、战俘因饭菜不好吃集体越狱等等,这些看似令人啼笑皆非的行为使得意大利常常不被作为正式的军事国家被讨论。


 

        在地理概念上,意大利正式成为“国家”是从统一运动开始的,在此之前,意大利是不统一、松散的,其领土上存在着教宗国和多个城市共和国。当其他欧洲国家已经由强有力的君王进行统一和治理时,意大利人仍然为维持政治上的分裂而斗争。直到1861年,撒丁王国萨伏伊王朝才在法国军队、加里波第红衫军以及共和派革命分子的帮助下“解放”了西西里和那不勒斯,并于1861年建立意大利王国。伴随着统一王国的实力增强,逐渐从外国统治下收复各地,最终在1870年时实现了意大利的统一。在此之前的多个世纪里,从来没有任何一股力量足以将整个意大利聚集起来并放置在统一法律的管理之下,但也没有任何一种动力使得它们各个城市共和国之间完全割裂开来,这对于后来能够完成统一是非常重要的基础。


 

 

在介绍了意大利的历史发展与统一背景之后,信老师正式开启了今天的讲座主题——“国家与教会”。要想更好地理解意大利,就需要理解国家和教会在贯穿意大利发展历史中所扮演的角色及地位。信老师结合自己的求学与研究经历提出,语言学习可以为我们开拓视野、增读史料提供帮助,但更重要的是我们能够从中国的视野与角度去看待同一问题,提供更多样化的思路。为了将内容进一步深入,信老师选取了《拉特兰条约》来与同学们展开探讨,并从“罗马问题”、教廷转变历程、地方政府在国家与教会之间发挥的作用以及《拉特兰条约》与意大利国家建构之间的内在联系四方面进行阐释与延伸。

1859年开始的意大利统一运动中,8世纪建立的教国不断丧失领土,最终于1870年灭亡。教宗庇护九世为抗议世俗权力被统一的意大利王国剥夺,拒绝接受1871年意大利国会通过的给予教宗经济补偿的“保障法”,自闭于罗马城西北的梵蒂冈宫,自称“梵蒂冈囚徒”。后几任教宗持同一立场,誓不出宫门一步,这一长期僵持局面史称“罗马问题”。



在意大利统一过程中,有一位人物非常重要,他就是加富尔。在借鉴了英国模式后,他为意大利统一提出了“自由国家的自由教会”这一基本原则。作为一名出色的政治家、外交家,他要求教宗放弃世俗权和领土,并重申大众在政治生活中的重要性,努力降低教宗国对于意大利统一王国的干涉与影响。在加富尔以后的多位领袖,基本延续了其核心思想,即肯定宗教在文化中的地位,但否定教宗在政治上的要求,国家收归世俗权力;同时强调定都罗马是民心所向。这场博弈注定是场拉锯战,持续半个多世纪谈判多以失败告终,双方或多或少进行了妥协与让步。20世纪初民族主义者出现,提出应该利用天主教主义以增强民族主义、对外扩张1911-1912对利比亚发动殖民战争,也是民族主义者煽动“圣战”的手笔。这种极端化的民族主义,也是在教权与王权博弈过程中所带来的产物之一。

教廷的转变历程,则与几位教宗的态度转变有着密切联系。庇护九世是坚定的意大利王国反对者,既反对教徒参加政治生活,也反抗自由主义民族主义致力于加强教宗在全世界的权力利奥十三世被称为“资本主义教宗”,主要的关注点是扩大罗马教廷的经济利益,建立罗马银行,积极参与金融业务垄断重要行业庇护十世时期,开始放松政治生活禁令,支持教徒与自由派达成“真蒂洛尼密约”并秘密结盟改组“公教进行会”政治组织以保护教会,试图争取对意大利社会的控制,但最终无法争夺领土主权,其控制力和影响力逐渐衰落;至庇护十一世时期,意大利与罗马教廷签署了《拉特兰条约》,最终解决了意大利同梵蒂冈之间的政治争端,同时又确立了罗马天主教会在意大利的官方教会地位。


 

 

 

在《拉特兰条约》签订后,明确划定领土和固定资产确认梵蒂冈的国际地位确认天主教和教宗在意大利的地位。这使得天主教为意大利唯一国教,并使得宗教信仰与社会生活得到调和。

最后,信老师提出自己对于《拉特兰条约》背后所涉及内容的思考与总结:

1)教宗及天主教会思维转变,实际反映的是教会观念从传统的政治、外交思维,向更加具有活力的社会性思维转变,不再执着于有形的资产与领土,而试图控制更广泛的社会各个领域;

2)和解有历史偶然性也有必然性,意大利统一王国与罗马教廷的和解,是意大利人自身历史和传统的和解,也有后来个人推动、舆论宣传等偶然性因素的参与;

3)意大利悠久的天主教传统与现代诉求妥协、和解存在其内部的基本逻辑,具有历史与现实的必然性,但和解时间则难以确定;

4)意大利国家建构艰难,《拉特兰条约》并非终点,国家与教会之间的博弈、不同城市文化的显著差异、政治和经济领域的竞争等问题,在今天仍旧突出。

讲座尾声,与会师生仍兴致高昂,踊跃提问,涉及到具体的条约解读、国内意大利史研究现状和研究趋势、现代国家建构等方面的问题,信老师进行了细致的解答。最后,信老师希望大家在学习和研究过程中,将意大利史作为一种整体、连续、关联的历史来看待,尽量避免片面化和自我设限。讲座在热烈的掌声中落下帷幕。